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十三·夜火·葬月

无月七夜,醉火残光,十三孤灯,葬月待凉。但求君来,为我轻唱,重上重楼,铅愁又长…

 
 
 

日志

 
 

英雄重新出海捕鱼——记西班牙的几位平民英雄  

2007-04-15 00:53:21|  分类: 徘徊の惊鸿{资料}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本来想,一定赶紧下网,好好休息,明天好好上班,但看了《国家报》的一篇文章,却忍不住眼睛发湿。
       事情是这样的:这几天一直在报,一艘普通渔船在海上救了51个偷渡者,结果西班牙地方政府不让船靠岸。也是最近西班牙被偷渡者搞得焦头烂额,狼狈不堪,结果居然有渔船带着偷渡者要进港,谁也不愿开这先例。所以搞得极复杂。报纸也知道这件事情的难处,所以报道得并不很煽情,只是随时报道。比如,一天报道说,西班牙地方当局命令那鱼船从海岸后退15海里,退回到海面上。后来不知怎么解决了,允许这些偷渡者上岸,运到马德里。马德里有两家人道机构分别接受了他们。——人家办事就是有规矩。
       事情到此算初步解决了,《国家报》才发了一篇特别报道,把船上的几个西班牙渔民,当作民族英雄来报道。上了这几个人的照片,真的是风吹日晒的朴实渔民,最普通的人,样子老实得很。其中有人是渔民世家。
       人家那个写文章的笔法啊,读得没法不感动。
       “在51个偷渡者濒临死亡的时候,至少有两艘船从他们的小舟前经过:一艘马耳他的,一艘西班牙的。一艘决定让这些人上船,救他们的命。另一艘远远避开了。”文章这么开始了。“‘当我们发现这小舟的时候,我们向很多船寻求帮助,没人理睬。包括有一艘马耳他船经过,知道了这个形势之后,说,该去工作,然后直接开向了港口。没人喜欢这个包袱。’39岁的船老板何塞·杜拉说。”
       杜拉花了6个小时联系,想找到人来告诉他该怎么办?最后,他决定做他认为该做的事:帮助这些人逃离肯定会来的死亡。“他们不知道自己在哪儿,也几乎没水了。”于是船员把这些人拉上自己的渔船。
       “从前,在电视上看到这些偷渡者的小舟的时候,我想的是:‘这些人该回他们的国家去。’但是,当和他们面对面,看着他们的脸,女人的脸,孩子的脸,勇敢的男人们的脸,我的看法变了。这事让我们的生活变得有点复杂,但我们不后悔。我们还会这么做的。”杜拉说。
       载着偷渡者的船有6天半不能靠岸,之间是外交运作的纷乱,但是共存亡的感觉却生长出来了。船员们只说西班牙方言,而偷渡者说法语和英语,但一点点的,大家明白了彼此生活的实质。一个偷渡者说:“我离开我的国家,因为那儿打仗。”杜拉则回答:“我从15岁起就出海了。”船员和偷渡者们分享的并不仅是食物和住宿。“他们离开时哭了,拥抱了我们,很幸福地走了。”杜拉回忆说。
       但是,文章让我更感动,或者说,其笔法更让人叹服的,是在这么煽情的情节之后,写道:
       (在偷渡者终于登陆之后)立刻,他们重新开始装备他们的船,恢复了他们的生活。重新配好给养和装备必须在几个小时内做好,以便重新出海捕鱼。然后才能出海,然后才能回家。
       接着长篇写这些平民英雄终日在海上谋生的艰难、朴素但又充满骄傲和深情的生活,写到每一个细节。
       比如,这艘渔船为了送偷渡者上岸,进了一个对他们来说很陌生的西班牙海港,当地当局要求必须有一个人一直在船上看守。他们在当地没朋友,于是其中一个人就根本没上陆地。
       等等等等,感人极了。
       最棒的是,文章最后把这个渔船的全体人员列在文章之后,包括在船上的职务,姓名,年龄,主要经历,性格,愿望,或者所说的一句话,以示敬意。一共也就6个人。
       比如二副:
       41岁,已婚,有一个13岁的女儿。“我希望能把时间补回来,好赶上村里的节日。”他说。
另一个有两个孩子的33岁的船员更朴实,说了一句竟是:“暴风雨下得可大了。”
       我也把这个名单列在后面,作为对善良的人们的一点致意!

       EL CAPITÁN.

        José Durá López, de 39 años. Es el patrón del barco y lleva en el mar desde los 15 años. "No nos arrepentimos de nada; lo volveríamos a hacer".

       EL TRANQUILO.

       Álvaro Domínguez Soneida, de 24 años. Contramaestre. Es callado y nunca se pone nervioso. Se ocupa del mantenimiento del barco.

       EL JOVEN.

       José Pascual, de 21 años. Marinero. Sobrino del patrón. Se embarcó hace un año para pagar el 'tuneado' que le ha hecho a su coche.

       EL SEGUNDO JEFE.

       Bautista Molina, de 41 años. Casado, con una niña de 13 años. Segundo patrón. "Quiero llegar a tiempo para las fiestas del pueblo", dice.

       EL FAMILIAR.

       Jesús Meniña, de 33 años. Marinero. Nació en Finisterre. Casado. Tiene dos niños pequeños. "Llevo mal las tormentas", comenta.

       EL VETERANO.

       Manuel Pérez Ballón, de 51 años. Marinero. Nació en Muxía. A los ocho años ya salía al mar con su padre para pescar en el Gran Sol.

  评论这张
 
阅读(7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