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十三·夜火·葬月

无月七夜,醉火残光,十三孤灯,葬月待凉。但求君来,为我轻唱,重上重楼,铅愁又长…

 
 
 

日志

 
 

我们来自世界各地 我们生活在马德里  

2007-04-14 23:58:27|  分类: Madrid特辑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马德里有来自世界各地的人。
       Mitch Albom的《Tuesdays With Morrie》(相约星期二)里,曾经说他的弟弟是一个玩世不恭的人,所以他最后去了欧洲的一个城市,为了那更加放荡不羁的生活。我看见这里的时候,就知道他说的一定是西班牙。
       西班牙是一个阳光灿烂的地方,这里是欧洲酒吧最多的国家,这里的人最懂得享乐。在这里有许多来自世界各个地方的人。
       欧美人是由于这里热闹,物价便宜,生活又毫无拘束,所以才来。
       南美人,摩洛哥人是由于语言才来这里找工作并生存的。
       日本人是来学SALSA和FLAMENCO的,韩国人是来读文学博士的,而中国人是为了赚钱而来的。
       所有的移民中,从英语国家来的很容易即可找着一份教英语的工作;南美人一般会在饭店,酒吧,超市打工,由于他们的语言过关,再加上工资要比当地西班牙人低得多,所以很容易找工作;摩洛哥人一般是来抢钱的,他们的对象一般是有钱的日本旅游者,和总是带现金在身上的中国人;日本人不是学习跳舞就是在泡在酒吧和舞会中,他们似乎没有经济方面的担忧。
       韩国人是比较特别的。给我感觉总是非常保守,非常团结的,他们会帮助每一个要来留学的人,可是有一次他们中的一个女孩子学完之后,回了国,最后有发现韩国的生活已经不适合她了,再想回西班牙生活的时候,却失去了所有原先韩国朋友的帮助。或许她在他们的眼中,她已经变成一个“叛徒”了。
       还认识一对四十多岁的带着两个小孩的韩国夫妻,大女儿是个语言天才,只有8岁,但是已经会流利的讲三国语言,而且还是自学的。所以我是被请去教她中文的。这对夫妻在西班牙靠给韩国人做盒饭来赚钱的,生意还不错,他们没有回国的打算,按理对韩国人来说,应该是很奇怪的。后来在一个特殊的情况下,我才知道,他们夫妻是来自韩国的一个小镇里的,丈夫有了外遇,恰巧又被镇上所有的人都知道了。于是一家四口就这么离开了自己的家,离乡背井,再也不愿意或者是无法踏上那片土地。我感觉好象是在看张艺谋的电影。
       在西班牙的中国人,这里的中国人大多都是来自浙江温州和青田的。他们不去酒吧,从不进入西班牙人的圈子里,生活在他们的生活圈子里,只是默默地,勤劳地工作着,攒着钱,希望有一天自己的孩子能出人头地。
       在西班牙还有一群人是比较特殊的,他们是西班牙人,是西班牙的少数民族,他们是吉普赛人,西班牙语里称他们为Gitano。
       在中国的时候一直以为吉普赛人是神秘热情而迷人的,到了这里才发现在欧洲他们的名声远远没有在中国那么好。在这里他们只是那些矮小,皮肤黝黑,不爱工作,穿着破衣服,穿梭在大街小巷向行人乞讨,又或是缠着一个人,给人看手相或面相,如果别人不愿意给钱,就恶恶地赌咒人家。
       在欧洲的每个城市里,有时你会在郊区的马路边发现一幢幢破旧的房子,你会不敢相信在这里竟然会有贫民窟,那就是吉普赛人住的地方。
       在一个有着那么多不同种族人的地方,冲突是在所难免的。种族歧视是到处存在的,曾经辉煌一时的阿根廷人瞧不起全世界的人,自认为有教养的英国人看不起欧洲其他国家的人,欧洲人又鄙视那些流氓强盗的后代美国人,大家都讨厌阿拉伯人和吉普赛人,有钱的人瞧不起在他们家里做佣人的南美人,南美人又因为自己的语言优势,而看不起来自亚洲的人。日本人看不起中国人,对欧洲人因为分不清亚洲人的长相而称他们为中国人而感到是侮辱,韩国人看不起中国朝鲜族人,中国朝鲜族人看不起那些有钱却没文化的温州人,所以他们总是向西班牙人说他们是韩国人,四十岁左右的上海人又因为注重打扮而被别人误认为是日本人而沾沾自喜,而中国福建人又与温州人用刀相互砍杀。
       生活在这样的地方,个人的自尊心就表现得特别的强。有时我在追赶的一辆公共汽车没有停下等我,我都会敏感地认为那是歧视,那总让我有一种不可言喻的受挫感,虽然后来我也发现那些公共汽车司机对西班牙人也是如此的。
       我非常地讨厌南美人,因为如果我和一个西班牙朋友去喝咖啡或吃饭的时候,南美的服务员会明显地用两种截然不同的服务态度来对待我们两人。我害怕摩洛哥人,只要在马路上看见摩洛哥人,就会避开走马路的另一边,并下意识地捏紧自己的包。
       我的上一份工作是在一家进出口公司做翻译。我们楼下有一个小仓库,仓库的负责人由于工作不顺利,所以辞职了,当时因为在急需人的情况下,我的经理由于经人介绍,带来了一位吉普赛人,先打算让他在仓库里试用一星期。
       一开始大家都是很纳闷的,老板怎么会雇佣一个吉普赛人?还有竟然会有一个吉普赛人是愿意工作的,而老板竟然会试用他,这些都成了我们茶余饭后同事之间的话题。而大家的共同愿望就是这个吉普赛坚持不了一个星期的试用期。
       一个星期后,公司没有留下这个人,不是因为他工作的不好,只是因为总负责人知道之后,不愿录用他,只是因为他是吉普赛人。
       记得那时候,我很为那个人不平,虽然对他我也没有什么好感。可是我觉得以人种来断定一个人,实在是太武断了。或许他正是一个愿意工作的吉普赛人呢,我们凭什么因为对他们的偏见,就剥夺了应该给他们的机会呢?或许正是因为那一份长久以来的歧视,才会使他们根本无法得到工作,所以才不愿意工作的呢?
       在那件事以后,我总是努力地警告着提醒着自己要平等地看待和对待每一个人,因为我自己不得不承认的是我有时也常会在不经意中给人划上了等级。
       马德里有来自世界各地的人,每个人都努力地在这里寻找那片属于自己的天空。每个人都希望能得到与其他所有人一样应有的尊重,而前提是我们必须懂得先去尊重自己和尊重别人。 

  评论这张
 
阅读(7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