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十三·夜火·葬月

无月七夜,醉火残光,十三孤灯,葬月待凉。但求君来,为我轻唱,重上重楼,铅愁又长…

 
 
 

日志

 
 

西班牙畅销小说:《风之影》  

2007-04-14 23:23:51|  分类: 轮回の思曲{文学}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风之影》是西班牙作家萨丰的名作。内容描写二次世界大战后的巴塞罗那,达尼十一岁生日那天,父亲带他前往“遗忘之书墓园”,这是一座专门收罗为世人所遗忘的各种书籍的图书馆。在父亲的怂恿之下,达尼挑了一本胡立安·卡拉斯的小说《风之影》,并且深深为之着迷。于是他继续寻找同一作者的其它作品,却惊讶地发现一名自称蓝因·谷柏(也是卡拉斯小说中的恶魔)的畸形男人正有系统地四处寻找卡拉斯的所有著作,欲将之焚毁殆尽。而达尼手中的这本《风之影》很可能是最后一本。
       原本一场单纯的文学寻根之旅,却意外开启了通往巴塞罗那黑暗过去的恐怖冒险之门。当神秘作者胡立安的轮廓一点一滴浮现,达尼的人生渐渐和他产生重叠,他若不及早找出真相,他身边的至亲至爱,都会沦为谋杀、魔法与疯狂的牺牲品……
       这是一段因追索书中潜藏的灵魂而展开的传奇旅程。在巴塞罗那的光与影中,人性、爱欲、仇恨重重交叠,飘荡如风中的幻影。作家萨丰把各种迷人的元素比如鬼魅、紧张、悬疑、复仇……巧妙地铺陈在字里行间,使故事情节既浪漫又扣人心弦。西班牙作家萨丰自幼生长于巴塞罗那,对这座历尽沧桑的文化古城有着难以磨灭的感情。他深受十九世纪小说影响,尤其是托斯妥也夫斯基、托尔斯泰、狄更斯等人的作品。《风之影》也确实有十九世纪小说的特点:浑厚饱满的大长篇,仿佛包罗万象,写尽了人间百态。乍看之下,它是一则成长故事,有着阴森的哥德氛围、凄美的爱情故事、推理解谜的元素。
       然而再看下去,一些更深刻、直探人性底蕴的东西慢慢浮现。西班牙的现代历史与中国其实很像,都曾经辉煌强大,却在其它弱小对手迅速现代化的时候,因为政争、内战、外敌入侵而由盛转衰,也同样遭遇腐败官僚的荼毒。故事进行到中段,当主角终于接近胡立安的失踪谜底,我们看家了战火下的惊悸和痛苦,秘密警察的暴横,善良百姓被欺凌而束手无策,从胡立安到达尼的平行人生,也像是历史轨迹的延续,我们目睹巴塞罗那城市的变化,望族的垮台和流亡,传统书商的逐渐凋零……《风之影》是一则纪念巴塞罗那、献给阅读艺术的情歌。萨丰借书中人物之口,说出“阅读的艺术正在缓慢地消逝中,因为看书是很私密的活动,一本书就像一面镜子,我们必须有足够的内省能力,才能在书中观照自我…阅读需要全心全意投入,但是,这样的读者已经越来越少了”。也许正因如此,萨丰婉拒一切把《风之影》改编成电影的计划,甚至金奖大导演罗曼波兰斯基,他要让这个故事为阅读而生,永远以小说的形式存在。
       2004年,《风之影》先获西班牙年度最畅销小说,后在法国获颁“年度最佳外国小说”,现已译成多种语言在全球逾50个国家出版。
       书评:
       说在西班牙,追《风之影》的人有150万之多,美国和德国也各有100万,法国还发出了绝不能落后的号召。而在《风之影》中,苦苦追索这本书的人只有一个,世界各地所有废寝忘食的读者似乎都中了他的魔咒:“那是我的故事,也是我们的故事”。
       时间的秘密《风之影》是一本关于传奇之书《风之影》的书,书中书的角色“地狱王子”在真实生活中出现了,他着魔一般搜寻和烧毁他的创造者卡拉斯的所有小说,卡拉斯的离奇经历在握有最后一本《风之影》的“我”身上重演,而“我”,一个叫达尼的少年,又不过是真正的作者卡洛斯·鲁伊斯·萨丰在《风之影》中创造的角色……
       复杂吗?故事才刚刚开始。不难猜出那个走出书中书、毁灭一切创造痕迹的“地狱王子”就是卡拉斯本人,然而为什么?谜题的答案令人一震———能迷住斯蒂芬·金的小说大概必须要做到这一点吧。
       像《百年孤独》一样,《风之影》的秘密是家族的秘密,也是时间的秘密。这就是为什么看《风之影》的过程不断让我想起浦泽植树的漫画《20世纪少年》和莱翁的电影《美国往事》。从1899年到1966年,从西班牙内战到佛朗哥政权,三代人的爱恨情仇令4个1900年出生的少年分道扬镳,一个成了流亡小说家,一个成了秘密资助人,一个成了贵族学校的神父,一个成了凶残的警察。最后,每个人都是回忆的幽灵,风中的影子。
       卡洛斯·鲁伊斯·萨丰用俄罗斯套娃的结构讲述了这个故事中的故事,包裹它的外壳是少年“我”(达尼)的成长冒险。与《一千零一夜》或《十日谈》不同的是,这个外壳并非简单的叙事借口,它是一次重复,也是一个悬疑:希望还会不会有?
       故事的结尾(那个把读者折磨得死去活来的结尾)让人长舒一口气:今天正在重生,昨天没有死去。“只要有人记得,我们就会继续活着”。
       爱书人的书“多年之后,当他每次把左轮手枪塞进囚犯的嘴里,再扣动扳机时,哈维尔·傅梅洛警官总是会想起他母亲那天怒不可遏的样子……”这么《百年孤独》的句子,再加上涉及家族血脉的奇幻情节,《风之影》让人不想起马尔克斯都难。
       这首先是一本向拉美文学致敬的书,除了在婚礼上背诵聂鲁达的诗之外,开篇就出现的“遗忘书之墓”几乎是博尔赫斯“巴别塔图书馆”的翻版,走入其中的“我”要像希腊神话中前往克里特岛杀掉弥诺陶洛斯的忒修斯一样,在这个曲折无尽的迷宫中留下记号才能走出来。书中还出现了一个重要的道具———雨果写《悲惨世界》时用的万宝龙钢笔,“我”在这枝钢笔的启发下构思了一个小故事,讲一个落魄小说家在饥寒交迫中死去,他那备受折磨的灵魂就附在了笔上。后来它落到一个学徒手上,借由学徒的手,这枝笔写下了小说家死前来不及完成的著作。“我”说“不记得这是从哪里抄来或看来的故事”,但如果我没会错意,这个故事应该来自博尔赫斯的《莎士比亚的记忆》,只不过那里的魔法道具不是钢笔,而是所罗门王的戒指。拥有莎士比亚记忆的人最后不堪重负,大声说出它的秘密之后交给了下一个贪婪者。就像《风之影》说的一样,“记忆比子弹更致命”。
       《风之影》还是一本向所有文学致敬的书,不过奇怪的是,虽然书中不断出现海明威、康拉德甚至佛洛伊德这些上世纪名人的名字,但仍旧让人觉得很“奇幻”。也许是萨丰的描写高度视觉化的缘故,我从开篇的“遗忘书之墓”开始就认为这是一个出自《哈利·波特》霍格华兹魔法学校里的故事。而“我”的热恋女友竟然叫比亚翠丝,还带“我”走入闹鬼豪宅“雾中天使”,但丁冥下有知,应该会宽容地一笑吧。

  评论这张
 
阅读(15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